NEXT
PREV
您当前位置:北京高新戒毒医院 > 新闻报道 >

戒毒专家徐杰:笑不起来的“笑气”悄悄侵袭少年学生,危害比冰毒

来源:北京高新医院原创 时间:2018-04-24 人气:

  前言:当今,青少年吸毒已是一种社会现象,也成为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国家禁毒委发布《2016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表明,截至2016年底,全国现有吸毒人员250.5万名(不含戒断三年未发现复吸人数、死亡和离境人数),同比增长6.8%。其中,35岁以下青少年吸毒人数148.6万名,占比59.3%。在我国吸毒者近年来有低龄化趋势,青少年吸毒人数逐年递增。那么,为什么越来越多青少年沾染上毒品?

  我们知道,任何事物都有它生存的环境,吸毒并不是一种孤立的社会现象,而是改革开放社会背景下,社会诸多相关因素共同作用所产生的一种不良现象。青少年吸毒既损害个体身体、摧残个体灵魂、危及个体生命,又损害群体及社会利益、损害群体意志,危及群体及社会,有百害而无一利。6月26号是国际禁毒日,也是禁止药物滥用和非法贩运国际日,如何提高人们对毒品危害的认识,提高青少年及家长对毒品的防范意识呢?为此专访北京高新医院戒毒科主任徐杰。

  北京高新戒毒医院戒毒科主任徐杰 摄影/李烈

  徐杰毕业于安徽理工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医学学士。从事精神卫生专业10多年,临床功底扎实,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曾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论文多篇。擅长治疗青少年各种药品、各型毒品的依赖渴求,自戒不能者。尤其擅长治疗青少年因药品、毒品等精神活性物质导致的精神障碍。他在戒毒领域深耕细作,戒毒临床研究成果显著。

  2017年5月9日至12日在湖南长沙举行的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第十六次学术会议上,徐杰的论文《纳曲酮用于100例苯丙胺类兴奋剂成瘾者脱毒后抗复吸治疗的结果分析》荣获青年优秀论文奖。(图片由北京高新戒毒医院提供)

  徐杰平时工作很忙,除了在高新医院门诊出诊,每天还要跟微信群里的几百位患者及家属交流,每次接到咨询电话,他都悉心地给他们解释清楚,有时一个电话一打就是半个多小时,很受患者信赖和爱戴。曾几次预约采访,因工作忙而推迟,有幸今日忙里偷闲,中间依然电话不断打进来,交谈中不时被打断,接完电话,继续交谈。

  1、为什么研究纳曲酮治疗冰毒成瘾者?

  在谈到湖南长沙会议参会时,据徐杰介绍,在5月10日下午的报告会上,徐杰对近年戒毒研究的背景、方法、结果做了讲述,会议室座无虚席,与会嘉宾,有的是学术界的权威专家,也有一些精神科医生,他们提出许多临床方面的问题,纳曲酮戒心瘾,怎么用,用多大剂量,有没有副作用,徐杰一一做了回答。徐杰的研究解决了戒毒患者治疗上的关键问题。有些专家做的是理论研究,没有相关临床案例,而徐杰做的是临床研究,他通过对上百例患者临床,掌握了第一手资料。因而,学术报告备受关注。

  徐杰在湖南长沙会议上报告 (图片由北京高新戒毒医院提供)

  徐杰说,很多人看到我写的文章标题时,产生疑问:纳曲酮用于戒断苯丙胺类物质,会想是不是作者搞错了,纳曲酮不是用于戒断阿片类物质的吗?是的!没错。可在临床上,又会有另一番景象。在临床中,我会经常问我的患者,你为什么要不断的吸食冰毒呢?绝大多数的患者都会回答是心瘾,但是我继续问,心瘾是什么?他们几乎都回答不上来。我会继续问,你吸毒前心情如何?他们有的会回答,我遇到烦心事、心情低落;在家无所事事、干什么都没有兴趣。这一批患者我会使用一些抗抑郁症的药物治疗,效果很好!有一些患者回答我就是想提高性欲,我会建议他使用“伟哥”。还有很多的患者说,我是想减肥,我会让他们看,我以前二百二十多斤的照片,我会告诉他们我的减肥方法。可是有很多的患者并不能准确回答一直导致他继续吸毒的真正原因!他们就会说我有“心瘾”,但是我认为心瘾这个词汇太泛化了、概念太大,但是他们又解释不清楚!于是,我就想,有没有一种药品可以戒这种如此泛化的“心瘾”?在北京高新医疗集团夏传冬董事长的大力支持下,经过几位在毒品成瘾治疗方面有几十年经验的老专家的指导,我逐一从卫生行政部门批准上市的戒毒药品,如:济泰片、福康片、纳曲酮、灵益胶囊、参附胶囊等中西药中逐一筛选,反复提炼,最终经过多次临床实践,终于成功研究出使用纳曲酮在针对冰毒成瘾者的祛心瘾、抗复吸方面的特效。而且我反复的查资料,终于在杜新忠编著的《实用戒毒医学》(第2版,人民卫生出版社,2015:309—310.)查到纳曲酮可以用于苯丙胺类物质戒断的研究。于是,我进一步深入研究临床应用。

  北京高新戒毒医院自2013年6月—2016年1月2年多以来共收治苯丙胺类兴奋剂成瘾自愿戒毒者400例(不包括门诊病人),其中100例进行纳曲酮(诺欣生)抗复吸治疗,取得较好结果。

  选取的100例患者中,全部为汉族。男性70例,女性30例,年龄17—38岁。未婚70例,离婚8例,已婚30例。

  职业分别为公司职员40例,干部4例,个体户20例,农民2例,无业34例。戒毒频次1—2次60例,3—4次3O例,5次以上10例。

  在院外的1—6个月抗复吸治疗中,我们辅助一些其他治疗吸毒者的有效手段,如行为的矫正、改变生活模式、家庭支持等。我们的治疗显示,100例已戒断者在个人环境不变的情况下,以每天50mg的纳曲酮口服,有90%的患者未再使用毒品。阿片受体拮抗剂纳曲酮对于苯丙胺类兴奋剂成瘾者作为抗复吸药物,能对不能克服苯丙胺类兴奋剂诱惑的病人作纳曲酮长期维持治疗。纳曲酮对于教育背景良好、收入稳定、戒毒愿望强烈、家庭关注较多者抗复吸疗效好,能明显减少复吸欲望,觅药行为,无明显副作用。

  他的结论是:纳曲酮在抗复吸中有很好的治疗前景。

  通过北京高新戒毒医院的广泛宣传,患者能及时准确了解到纳曲酮治疗冰毒成瘾的信息,在临床应用中为患者戒除毒瘾。真正做到了让吸毒患者省时、省力、省钱。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2、吸食毒品危害究竟有多大?

  最初,山西长治一带煤矿工人使用一种被称为“长治筋”,就是新型合成毒品“甲卡西酮”,由于价格低廉,网上就能买到,很多体力劳动者使用。

  传统的毒品有海洛因、大麻,现在的毒品大多是合成毒品,以冰毒最常见。由于冰毒便宜,好买,因此,近年来国内泛滥。冰毒具有能提高效率、使人注意力集中、增强人的性欲、可以减肥,少量使用可使人头脑灵活。冰毒起初是一种药物,可以用来治疗抑郁症,治疗儿童多动症,可以使人的心情好,让多动症孩子注意力集中。也可用来减肥,主要是抑制人大脑中的摄食神经中枢。在美国某些州和加拿大(近期),用大麻合法,而用冰毒不合法。说明冰毒一定存在对人有害的一面。二战期间,日本和德国把冰毒用在了参战的士兵身上,使得这些士兵异常亢奋,可以几天几夜不休息,甚至不吃东西,面对死亡无所畏惧,勇往直前从而提高战斗力。这是冰毒被一些人恶意使用的一面。

  如果不合理或过量使用,冰毒会损害人的心脏,导致心肌缺血。有些吸食冰毒的年轻人出现心跳加速、心率不齐、心绞痛,出现一些老人才有的一些症状。其次冰毒对脑神经的损害也很大,脑细胞受损后出现一系列精神问题,如敏感多疑、多虑、妄想、易怒、狂躁。脾气暴躁,容易发火,行为失常,机械重复做某一件事情。我们知道酒驾可怕,毒驾也同样可怕,幻觉妄想,老感觉后边有人追赶,很容易出现车祸。曾经有一篇报道说,一位吸食冰毒者在餐馆里吃饭,因为1元钱的小事,一刀砍了餐馆老板的头,酿成大祸。

  年轻人用了毒品以后,行为变得乖张、无节制、不计后果。没有钱,贷款花,而且无节制无目的的花钱。有的吸毒患者,原来家庭还比较富裕,染上毒瘾后不想工作,变得懒惰,乱花钱,甚至不顾一切,直至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有的发病就胡乱打人,打孩子,打老婆,打父母。

  许多轻度吸食者表现正常,其实冰毒对人的伤害已经发生,只是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有的人说我吸食5年,还有的说我吸食8年,没问题呀!别人没问题不等于你吸食没问题,有可能你吸食几个月甚至几次就会出问题。因为人的体质存在个性差异,就像喝酒一样,有的人喝了一辈子酒没事,有的人沾酒就醉,还有的人酒精过敏,喝一点就不行了。

  目前社会上吸毒者人群较广,初步估计大约1000万人。国家禁毒委官方统计的数据只是记录在案的吸毒者,还有很多没有统计的或没有定性为毒品的很多人在吸,不仅一些高收入者用,一些打工者也在用。开出租车的司机用来增加注意力、提神,重体力劳动者用来提气,吸食后感觉有力气,演员、白领们吸食后提高工作效率。这是近年来吸毒人数不断上升而且年轻化主要因素。

  3、无名“笑气”毒害小学生,家长应提高警惕

  社会上,毒品的无处不在,且隐蔽隐形。现在新出现一种“笑气”,笑气本是一种处方药,一种麻醉剂。调查发现,社会上大量使用者,竟然是不谙世事的小学生。“笑气”少量可以使人兴奋,一旦过量就会使人窒息。这是近年来出现的大问题。几元钱一支。由于小孩的好奇,少量用感觉好玩,一旦上瘾,很难戒掉。由于“笑气”没有定为毒品,没有管制,因而社会危害更大。中国出现一例患者,在北京高新戒毒医院住院治疗,这一例患者在美国染上毒瘾,一个晚上曾用100多支。真可怕!应引起大家重视。

  有些不法商贩在气球里放入“笑气”,孩子们吹气球时吸入,感觉舒服,这样就间接诱导孩子尤其小学生在不知不觉中染上毒瘾,近年来发展迅速,因此,呼吁政府应加以管制,家长们也应引起高度重视。美国频发社会暴力事件,中国如果任其发展,十年后可能也会出现严重的社会暴力事件,只是目前刚开始,还没有完全表现出来,一旦爆发,必然会引起社会动荡,犯罪率的升高。有的人一开始使用时认为没那么严重,人可以控制量,当毒品使用量达到一定程度,不是人控制毒品,而是毒品控制人,做事无法无天,举动疯狂。由于“笑气”没有列为毒品,吸食者,贩卖者不犯法,一些家长也不懂,当知道自己的孩子吸食后,再后悔已晚了。对孩子的教育,朋友圈很重要,现在都有微信,有些朋友圈不要进,有些家长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跟哪些孩子一起玩,有的家长觉得毒品跟自己没关系,一旦发现孩子染上了接受不了。因此,毒品知识宣传很重要,加强对毒品的认识,其实毒品就在我们身边,只是我们没注意。

  4、“溜冰”出现精神异常,求助精神科医生提前干预

  有时你会听到“溜冰”这个词,是吸食冰毒的一种行话,也称俚语。溜冰者大多数会出现短暂的继发性精神障碍,情绪不稳、易怒爱发脾气,敏感多疑、幻觉妄想,患者常常反复、发泄似的做一件事,而且不求所做事情的结果。在美国,人们去看精神科求助医生是很平常的事情,而在中国,人们非常反感或忌讳去看精神科医生或去精神病医院,认为是件不光彩的事,出现了精神方面的疾病,一直憋着或不当回事,最后爆发酿成大祸。有一些抑郁症患者最后选择跳楼自杀,这个时候他的行为已经完全失控。继发性精神性疾病重在预防,如果感觉心情抑郁、睡眠不好、有幻觉、疑心重等症状,影响了家人或周围的人,应尽快求助精神科医生,医生开点药或简单的调理,很快就有可能恢复。发现精神疾病信号就应及时解决,提前干预治疗。如果发展到完全被情绪控制,治疗难度会很大。我们知道,著名香港影星张国荣,很年轻就选择自杀,就是出现了严重的精神问题。如果你的孩子出现情绪不稳、易怒爱发脾气,异常敏感、幻听、积极、重复做事,应当引起家长的注意,尽快求助精神科医生。也可以打电话010-57237188进行咨询。

  5、感谢红包变身戒毒基金,温暖千万人

  十年来,徐杰大夫精心治疗患者,挽救的无数的家庭,也让很多人认识到吸毒所带来的危害。一些愈后出院的孩子的父母,为了感谢徐杰大夫,特地给他准备一个红包,有的500元,有的1000元,有的2000元,有的家长通过微信发给他5000元的红包,这些红包都被徐大夫一一退回,有的当面送直接拒收。一些孩子的家长心里过意不去,也希望为社会做点贡献,帮助更多的吸毒者戒掉毒品,重新生活。于是几个家长出资设立戒毒基金,并委托徐杰大夫管理,用来奖励为戒毒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在谈到拒收红包一事时,徐杰说,“红包不论多少,我都非常感谢患者及其家长对我所做工作的支持和认可,帮助患者康复,治病救人,这是我们做医生的职责。而且我们医院有规定,不允许医生以任何形式收受患者红包或额外财务”。而且对他本人来说,医院给的是年薪。“我认为,把工作做好最重要,治好一个吸毒的孩子,不仅挽救了孩子本人,也挽救了家庭,社会也就减少一份安全隐患”。(文/特约记者 李烈)

分享到:
北京高新医院

北京高新医院目前针对毒瘾患者进行分类治疗帮助患者快速脱毒、 脱瘾。从心理角度对药物依赖患者进行心理疏导,共同助力药物依赖症患者科学康复,找回属于自己的春天....[详情]

北京高新戒毒医疗科地处北京市方庄东路9号,是一所由北京市卫生局批准的自愿戒毒医疗机构。
医院目前针对“合成毒品、传统毒品、药物依赖”等三大依赖与国内外知名戒毒及心理研究机构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共同助力医院戒毒技术的不断提升。

医院大厅 太空舱理疗 经颅磁治疗仪 病区大厅 美沙酮口服药门诊 病区护士站 医生办公室 VIP病房 病房走廊 心理咨询室

医院设有美沙酮口服门诊、戒毒心理咨询门诊、新型毒品及传统毒品两大病区及VIP豪华病区,经过多年的努力,已逐渐发展成为北京市脱毒脱瘾治疗及康复一体化自愿戒毒专业医院,尤其是在新型合成毒品脱毒戒断治疗方面,其显著疗效得到业界人士和广大戒毒患者的一致肯定和良好口碑,帮患者彻底戒除心瘾,重树生活自信。

医院荣誉3 医院荣誉1 医院荣誉6 医院荣誉2 医院荣誉5 医院荣誉4

北京高新医院的戒毒专家与北京大学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美国Roskamp研究所、台湾中正大学犯罪研究中心、香港中文大学、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等国内外知名专家定期进行学术交流,同时与北京安定医院、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北京天堂河戒毒康复所等国内外知名戒毒及心理研究机构形成了战略合作关系,共同开展戒毒医学的研究与临床应用。

纳曲酮治疗冰毒 高新戒毒学术交流八 高新戒毒学术交流七 高新戒毒学术交流六 高新戒毒学术交流五 高新戒毒学术交流四 高新戒毒学术交流三 高新戒毒学术交流二 高新戒毒学术交流一

医院自成立以来,始终不忘践行公益,用爱助力戒毒人员的康复。曾多次参与戒毒宣传、现身说法、戒毒心理咨询、普及戒毒知识等志愿活动,同时将心理治疗、中西医结合治疗及多种康复理疗手段融为一体,为戒毒患者搭建一个集戒毒科研、戒毒宣传、戒毒治疗、戒毒康复于一体的自愿戒毒专业平台。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九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八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七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六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五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四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三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二 高新戒毒公益活动一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环境设施医院荣誉行车路线在线留言

咨询热线:010-57237188 57237166 医院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方庄东路9号 北京高新戒毒医疗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09538号-3